學員心得,  家族系統排列,  親子關係,  兄弟姊妹

序位完整了,家族的愛才會流動

最近大家都在分享看了電影孤味的心得,我有個故事也想跟大家分享。

我是2012年Sherri 老師在亞洲行台北家排第一班的學員,後來也曾經回去當staff。
很清楚記得我自己的排列,我問Sherri老師: 為什麼我不是兄弟姊妹中的老大,卻老是在做老大的事?

很巧的是上家排前一週,我回宜蘭家中跟媽媽閒聊,才得知媽媽不只生我們五個兄弟姊妹,還有兩個在老四(我)跟老五(弟弟)之間,他們ㄧ個不小心流掉,另一個被刻意流掉,沒有來得及來到這個世界。在家裡跟媽媽聊的時候,她對於這兩個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兄弟姊妹講的雲淡風輕,她說,已經都那麼久了,也不曾想起。可是在排列中代表我媽媽的那位同學提到這件事,她是直接躲到門口的紅色布幔後面去,不願意出來,當時我驚訝的目瞪口呆,這情況跟媽媽口中說的都那麼久了,差別好大。原來媽媽靈魂層面的罪疚感如此強烈。

老師當時給我的解方是,要回歸序位,去把斷掉的愛的序位連接起來,愛的流動順暢了,兄弟姊妹才會和諧。

從此我在意識上或對父母、兄弟姊妹都說:我們家有七個兄弟姊妹。並且努力的協助彼此有嫌隙的兄姊補關係的裂縫。從五年前開始,我們每一年有四代家族的大聚餐、每天我們都會彼此道早安、兄姊回家看父母的次數也變多了、家裡有事會彼此商量,不再是以前我當老大我決定。

每個家族序位中的人,不論他的肉身在不在,都是家族愛的一部分,不該被遺漏。 只有序位完整了,家族的愛才會流動,不中斷。

還有一件事,我沒有在家排提出來,但是這幾年經過家排後的發酵,也解決了。

話說一百多年前,我的祖父給吳姓家的收養,改姓吳許;但是之後的後代全部姓吳,媽媽認為我們本姓許,應該有人要姓許才對,於是最小弟弟11歲的時候,將他過繼給姓許的表叔當養子,只有戶口上的過繼,生活上完全沒有送養。11歲的孩子極力的抗議,但是無奈,母親的堅持,造成了送養事實。

弟弟認為他被遺棄,這個抗爭持續幾十年,弟弟甚至下了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就是:妳要後繼有人,我就讓妳後繼無人。選擇不結婚。

2016年,父親過世,家產要過給照顧父母20多年的弟弟,迫於法律上的問題作罷。我跟弟弟深談之後,決定走法律途徑,因為戶籍上的養父母都已身故幾十年了,唯有申請法院的仲裁才能解決。

第一次送件被駁回,原因是需要養家的四個兄弟姊妹出具同意書,但養家的最大兒子就是不願意,他覺得這不關他的事,而且人都在國外,即使他回國,我留的訊息他也不回。

時過三年後,神派了一位律師來幫我們。就在一個課程中,跟律師朋友聊到這件事,她說應該有機會。我問弟弟願不願意再努力一次,他說好,這幾十年中弟弟最常問的一句話就是:為什麼你們姓吳,我姓許?他覺得被排除在外,其實他是多麼的渴望可以跟我們同姓。也許有人會說姓什麼有什麼關係,但我們不是他,要尊重他。

這次由律師幫我們寫訴狀,幫我們找成功的判例,很奇妙的,根本沒開庭,法院用存送的方式送達法院公文,表示二十天內如果養家的大兒子沒有提異議,就視同同意。這個案子過關,弟弟在2019年9月跟我們同姓了。

雖然從家排課程結束已經很多年,但是家排仍持續發酵中。

謝謝Sherri老師仍然默默的為所有人貢獻,感恩。

Gina

2021/1/24
0 0 votes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Notify of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