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員心得,  父母關係,  家族系統排列

七年之後的臣服

2014年我走進了Sherri老師的家排教室,當時的我在更早的十年前便接觸到家排,也意外地被選為代表,第一次體驗這場神奇的療癒旅程。

那次之後,帶著巨大的好奇心,我上網查了很多資訊,翻了很多的書,漸漸弄懂所謂的家族系統以及其序位的重要性。

在2014年正式上課時,我一直糾結到底該選擇甚麼議題。雖然,最後指定的是婚姻關係,但潛意識卻非常想處理我和母親的關係。

記得那次排列,我是全班唯一在排列過程中直接上場與系統中的人對話的學員。我對母親的代表大吼,氣她不敢看我、氣她把自己看得這麼小、氣她給的愛這麼少。

其實我真的不知道這個排列對於我的婚姻產生了什麼影響,只是又重新挖掘出我對母愛那深深的渴望以及得不到的怨念。那時的我在現實生活中對於母親是極度的失望,進教室前我已數月不與她聯絡,後來又長達將近兩年的時間,除了在過年時的家族聚餐,我們幾乎沒有任何的往來。

我在佛教團體中浸淫多年,總是想追求開悟、追求離苦得樂。透由對空性的揣摩、理解,以及看了海寧格老師的一些書,我漸漸接受了我的母親不會是我理想中的樣子。而且,她不需要是我理想中的樣子,她光是「把我生下來」這點,她就是我的母親了。沒有所謂的合格,她也不需要活在我的期待裡。

一直到2018年,我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。經過許多日子的憤怒、糾結、理解、釋放、接納,我開始和母親頻繁的互動,練習接受她展現出來的樣貌,不論我喜不喜歡。

我們常常用甚麼樣的眼光看待我們討厭的人?他是本性如此嗎?還是他身不由己?

火的本性就是強烈的熱,如果你被火燒傷了,你只會怪自己不小心,不會怪火為什麼這麼燙,因為你完完全全接受火的樣貌就是如此。另一方面,棍子本身是無法自主的,如果你被棍子打了,你只會怪主使棍子的人,不會怪罪於棍子,因為它本身無法控制自己,而你也完全明白這一點。這是在《入行論》中,寂天大師用的比喻,讓我們去看到自己的憤怒是可笑且不合理的,進而讓怒火自然熄滅。

理解不等於馬上做到,我慢慢消化,也給了自己一段時間和母親不見面不聯絡,讓彼此保持距離,不讓過多的情緒擾亂我將這些智慧轉入自己的內在。

睽違七年我再度進入了Sherri老師的家排教室,雖然這次我沒有做個人的排列,但真的收到很多的禮物。我看到自己非常的愛媽媽,為了忠誠於她,我在兩年多前離婚了,為了忠誠於她,我也一直不讓自己有錢。腦袋抗拒著成為和她一樣的人,骨子裡卻不斷地追隨著她。

在朝向母親移動的練習,我第一次體驗到媽媽當年是如此期待我的出生,而她對我的愛沒有理由,就僅僅因為我是她的骨血、生命的延續。過往覺得她不懂我、不夠愛我,那些質疑、受害、求而不得的苦,突然有了一個圓滿的解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媽媽,請原諒我對妳生氣這麼久,請原諒我一直沒有接受你原本的樣貌,請原諒我帶著自己的標準指責你不是合格的母親。
此刻,我完完全全臣服於你是我的母親,你把我生下來,這是一個母親唯一要做的事,沒有更多了。

謝謝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年前的心得分享未完待續,一待待了七年,終於在今天有了完美的結局。
謝謝Sherri老師

謝謝我系統中的每一個人

Macy

2021/3/29
0 0 votes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Notify of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