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關係,  家族系統排列

向海寧格老師請益之一

海寧格老師2009年6月6-12日在台北的新取向系統排列工作坊與訓練課程,我有幸是工作人員之一,在每天三次接送他往返會場與酒店的路程中,得以近距離請教老師許多我個人在過程中的體驗與困惑,讓我受惠良多。

記得有一天老師帶領我們做重回母親子宮的一個練習,過程中我清楚聽到自己像嬰兒般的哭聲,我驚訝不已,而我與母親的連結之深,也從身體的悸動中看見。這個練習在幾年前我曾經做過一次,但是我感覺這次的療癒力非常深沉,遠超過上一次,也完全出乎自己原有的預期,我不知這是否與母親去年往生,而我不斷在練習「在愛之中不斷放下母親」有關。我在開車送老師回酒店午休時感謝他的這個練習並請教他,他只是用他一貫神秘又仁慈的笑容回答:Yes, I was watching you and saw your face shining after the exercise. I know that’s good for you. (是的, 我當時注視著你,然後看到你做完練習時臉上的光彩,我知道那對你是好的。)

隔天,我們做「孩子、父親與世界」的三人練習,我又再次震動不已。我的父親在我只有六個月大時就因意外而驟逝,對於父親,我除了從少數幾張照片去認識他之外,幾乎完全沒有印象與記憶。在這個練習過程中,我感覺開始時既陌生好奇又有一絲敬畏,然後是充滿孺慕之情。後來在車上我就請教老師,他的回答是:Your body remembered him! (妳的身體是記得他的!)

我頓時聯想到海寧格老師這次在台北所做的所有排列,都要代表們在開始進入場域前,先拿下眼鏡,因為排列時的視力不需要用眼鏡,眼鏡反而是個障礙!就像我們以為腦袋裏沒有記憶那就是沒有記憶,殊不知我們的身體也有記憶的能力,靈魂的看見不需要眼鏡,也許連眼睛也用不上呢!

0 0 votes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Notify of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